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首页 资讯 理财资讯 曝光舆情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文章说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及相关行业网站,如您对文章内容有任何异议或侵犯您的权益,请与配资行业网在线客服QQ:1760082021配资行业网将在审核后3个工作日内处理完毕!如需撤稿、删稿请提供如下证明材料:1、政府单位对企业的新闻报道(网络媒体新闻无效);2、地级以上电视台对企业的新闻报道(商业频道、娱乐的报道无效);3、由政府成立的行业协会相关认证(民间、行业组织成立的协会无效、网站相关认证无效)。


今天全国气温骤降,成都也下起了小雨。在雅堂大楼的健身房里,十多个投资人蜷缩在健身器材上睡觉。他们昨天就来了,一直坚守在这里,困得招不住就在睡袋里打个盹,完全不在乎地上的灰尘。

雅堂六楼的几间休息室内,集聚了近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人,等待投资委员会的谈判结果。他们不能在其他楼层走动,电梯内有雅堂的工作人员负责刷卡把投资人指引到指定楼层。
除了投资者,雅堂的工作人员也24小时在岗,随时接待投资者的到来。还有约有二十余名民警控制现场。
一位来自广州的投资者,坐在休息室内默默地从包里拿出一小袋榨菜,这是她今天的第一顿饭。附近没有餐馆很难买到饭,只有两个小商店,又吃不下东西。几个月前,她发现雅堂的收益出奇的高,就背着老公把家里所有的家当都投进了雅堂。
“昨晚到的成都,瞒着家人说出差才跑出来的。出来得比较匆忙身上没带食物,昨晚在健身房的跑步机睡了一小会儿。”该女子眉头紧锁,一脸愁容,“不敢告诉家人,一下把三十多万都造没了。可是在家又解决不了问题,不如来了看看情况,心理踏实些。”

一个背着大书包,上了年龄的投资人,在坐着玩手机的人当中,尤为显眼。她不会熟练地运用网络,没法及时在群里跟投友门沟通交流,只能不断地找人交谈,试图从他们口中打听到一些进展。
这位投资人来自深圳,今天刚刚下飞机就赶到了现场,天快黑了,过夜的地方还没有着落。双十一的时候,她还购买了雅堂电商的会员,她说“反正都要买东西,还不如支持自己投资的企业”。
“我都算好了,今年至少能赚40万,到时候就能凑个首付”,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闪过一丝恍惚的神色。她在雅堂投了150多万,有30万已经回款了,还有120多万还没有提出来。上周五有1万的回款,考虑到每月有限的免费提现次数,她决定和下次回款攒到一起提。她有点后悔地说:“如果当时提出来就好了,就能少损失1万了”。
她儿子曾经劝过她,不过她没有听。她说看到雅堂有政府提供的免费办公室,又拿到眉山的一块地,还有永辉20亿的授信,就觉得实力挺强的。她又强调道:“我当时以为有授信,就是真正拿到钱了”。不过随后,她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其实大家都知道自己在赌,只是没有人承认罢了”。
看到雅堂的一个副总经过,她立马起身追了上去,想要知道事情进展和老杨为什么不出来解决问题,不过得到的却是这位女副总一句漫不经心的回答:“杨总不是不愿意见投资人,而是他太忙了没有时间,至于事件进展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吧”。
虽然后来,这个瘦小的身躯依然穿梭在人群之中,积极地跟每个人打听事情的最新动态,却不如最初般乐观,说着“我们还是希望雅堂能好好的”这句话,而是不断地重复“年轻的时候遇到这种事,其实不算太坏,就当花钱买个教训,你有工作能力,以后还是能挣到钱。等老了,干不动活了,把一辈子的积蓄都搭进去了,日子真的没法过下去了”。

随着投资者的不断增多,开始有投资人提议大家拉横幅去政府讨说法。
“我们耗在这是没有任何意义,昨天就耗了一天,今天再耗下去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我们的诉求非常简单就是要钱,利息少拿一点都行呢,但是得有人出来说话解决问题啊,不能让我们这样傻等!”人群中一体型彪悍的中年男子站出来发声,大家情绪激动,声称要见人老杨本人,和老杨谈判。
投资人纷纷离开座位,聚集在一起,现场一片混乱。工作人员和民警把四周围得死死的。

这时,一戴眼镜的高个男子站出来,喊了一声:别吵了,雅堂老杨在群里回复了,快去看看群里!
很多人开始翻看手机,随后有投资者站出来分析,“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如果闹大了,经侦介入了,很可能被定义为非法集资,到时候钱都要被充公,我们大家也会视为非法集资的参与者,到时候钱一分都要不回来。”大家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如果真的是非法集资,宁愿充公,也不愿意把钱落到骗子的手里”,来自广州的那名女子表态。而后场面陷入沉默。
“不行!还得去找雅堂的领导,跟他们面对面的沟通!走!我们去七楼找他们的领导!”片刻,那名身材彪悍的中年男子再次号召大家,人群涌向电梯。://img.p2peye.com/2018/01/25/93f205cc23508d21ebeaf65d9864f0f2.jpg" border=0 >
“什么情况,你们现在连招牌都拆掉了!这是甩手不干了吗?”一年轻女子上前询问,工作人员慌忙解释,“我也不知道啥情况,是领导叫我拆的。”
随后,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拍照,被工作人员制止。一自称领导的光头男子,劝大家移步六楼,不要影响他们正常办公。
“我们就想知道你们啥时候能给个准确答复,这个事情到底怎么解决,有没有解决方案!”一黑衣男子嘶吼了一声,引来七八名工作人员控制现场。
光头男子称,一直在沟通处理此事,一定会给一个答复,需要大家再等一等。
而此时的六楼,剩余的投资人把工作人员逼到电梯角落,要求上七楼未果,纷纷作罢。正好是晚餐时间,大家前往餐厅用餐,吃着饺子,大家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
一位张姓女子,她16日还参加了雅堂的年会。“当时我们交了一千元的押金,后面可以取出来,但我忘记取了,周五到的三万块也没取出来,要是能早点取出来,还能减少点损失,不过现在说啥都来不及了。”言语中透着无奈的张女士悔不当初,她已经投了13万。
前后不过几天时间,雅堂从天上跌落谷底,巨大的落差让张女士失落不已,“年会上,大家都是睡酒店,而现在却只能睡在地上。”



本文出自“网贷内幕”,不代表配资行业网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peizizhongguo.com/news-1046-1.html
复制 / 拷贝 / 转载,请保留本站文章出处,并标明本文内容来源于配资行业网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及相关行业网站,配资行业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配资行业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招商1 QQ : 1760082021
广告招商2 QQ : 1760082021

一周要闻

    广告招商3 QQ : 1760082021

    本月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