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首页 资讯 理财资讯 网贷资讯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文章说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及相关行业网站,如您对文章内容有任何异议或侵犯您的权益,请与配资行业网在线客服QQ:1760082021配资行业网将在审核后3个工作日内处理完毕!如需撤稿、删稿请提供如下证明材料:1、政府单位对企业的新闻报道(网络媒体新闻无效);2、地级以上电视台对企业的新闻报道(商业频道、娱乐的报道无效);3、由政府成立的行业协会相关认证(民间、行业组织成立的协会无效、网站相关认证无效)。


知情人士称,罗静融资造假一事,诺亚和京东不可能不知情。没有内外配合和勾结,罗静不可能做到30多亿的规模。
诺亚踩雷34亿供应链融资事件不断发酵。“互金商业评论”昨日发出《诺亚34亿暴雷私募产品清单曝光,京东疑为供应链欠款方!》一文后,京东方面告诉互金商业评论,诺亚踩雷事件与京东无关,系承兴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京东已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然而,剧情随后迅速反转。记者查询央行征信系统发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有71笔应收账款质押和转让登记记录。其中质权人为歌斐资产的共有58笔, 其转让标的基本上都是广东承兴对京东的应收账款,时间跨度为2017年10月-2019年6月,每笔金额在1.4-2.5亿元之间,累计规模近百亿。而诺亚方面也发表声明称,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事件真相到底如何?究竟谁在撒谎? 诺亚、京东、苏宁集体撒谎 互金商业评论联系到了罗静曾经的一位合作伙伴A,A先生表示,2015年以前,他与罗静的广东承兴合作过一些业务,这些业务确实是真实的,回款方也都是广东承兴的应付账款方。 对诺亚的34亿踩雷项目,A先生个人判断,这些项目可能有真有假,不可能全部都是假的。在他看来,京东和诺亚对虚假项目不知情的说法也站不住脚。 一位接近的诺亚人士告诉互金商业评论,诺亚与广东承兴曾签署过深度合作协议,广东承兴入股了诺亚的保理公司,作为回报,诺亚协助承兴发产品。企查查显示,歌斐资产旗下的芜湖歌斐航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股东中就包括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A先生告诉互金商业评论,诺亚报警说自己受骗上当,但应该没有这么简单。诺亚和广东承兴合作了几年,肯定不是刚刚知道承兴造假。单从回款来讲,虽然供应链融资协议都有担保条款,包括融资方回购条款。但通常资方不会接受协议付款方之外的第三方公司回款。在京东这个34亿的大案里,任何资方如果发现回款方不是京东,而是广东承兴,后面肯定是不敢持续做的。 至于京东所说的公章和合同造假,A先生表示,这是很有可能的。从流程上讲,作为中介结构,诺亚无法像银行一样直接验证公章真假,而且工商部门现在也不提供印章的鉴别服务,但如果诺亚与广东承兴是在京东办公室签署协议盖章,原则上讲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A先生表示,即便公章是假的,但如果签署合同所在地是京东公司,京东也很难完全摆脱责任。因为没有内部人配合,外面公司的人也无法进入京东办公室签署协议。 A先生告诉互金商业评论,判断京东和苏宁是否说谎的一个简单方法就是,看诺亚踩雷基金的回款方账号是否为京东公司,如果是京东直接回款,那么京东就脱不了干系。 A先生质疑称,京东表示广东承兴只是普通供应商,但过去两年几十亿的应付账款从京东账户上打到歌斐资产旗下基金公司,是如何做到的?罗静难道能控制京东的账户,或者罗静伪造京东的银行账户,然后打款给歌斐资产?从财务和风控上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 北京地区某保理公司高管告诉互金商业评论,广东承兴几十亿的融资额不可能都是假的,因为供应链融资需要开票,这么巨额的发票没法做帐;另外,每年审计机构都会给应付账款方发查询函,核对帐目明细,应付账款方也要盖章确认,要全部造假不太现实。但是,罗静到底有多少真资产,有多少假项目,估计只有她和合作方知晓了。 事发后,苏宁也公开否认和承兴国际及罗静有直接资金往来。但互金商业评论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2014年,苏宁云商集团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向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的融资方支付了应付款项。 有知情人士也告诉互金商业评论,罗静跟苏宁高层关系非常好。他2016年在和罗静会面时,曾听到据称是苏宁主管金融的副总给罗静打电话,称有相关业务可以直接拿到苏宁做。
苏宁2014年给广州承兴融资方的回款单。 显然,苏宁在广东承兴问题上撒谎了。 诺亚踩雷事件后续会如何呢?A先生认为,罗静目前被警方刑拘,京东或诺亚、苏宁的一批人也会陆续被调查,而且他认为受牵连的人级别不会太低,因为毕竟涉及资金规模太大。 罗静公司2015年净利润已达4.8亿 广东承兴一位前合作伙伴称,罗静的供应链融资是过去三四年才做起来的,2014年的时候可能只有10多亿。当时,广东承兴的应收账款方包括苏宁、中国一汽等。 A先生表示,罗静曾告诉他,广东承兴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几个大客户,其中中国移动规模大概100个亿左右,苏宁约60亿左右,京东40亿左右,合计近200亿。而上市公司博信股份财报显示,2014年—2016年广州承兴营收分别为24亿、60亿、190亿。单纯从数据上看,罗静的业务规模发展很快。 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曾用名“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为承兴国际集团旗下负责IP运营管理的子公司,其对外介绍资料显示,其合作的大客户主要有中国移动、中商,华北供销,同方,神码,方正,苏宁,国美,宏图三胞,中国电子,中国邮电等。 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审计报告显示,2014年和2015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2亿和56.9亿,净利润分别为1.36亿和4.85亿。
正是基于与互联网巨头的庞大贸易规模,广东承兴才能顺利的通过第三方机构融资。据互金商业评论了解,除了诺亚外,恒天财富、中融信托也都曾为广东承兴做过供应链融资项目,底层资产都是京东的应付账款。 也曾有资方对广东承兴的资产提出过质疑。一位曾接触过广东承兴的资金方称,2019年3月份,广东承兴的一个中介找他们融资,称由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担保,还有京东的供应链应收账款担保,双保险,给的利息还不低。资方负责人提出,必须要有京东高管面签且双录。中介表示,京东高管面签做不到。 广东承兴引述行业人士的话称,融资时“承兴一直是拒绝面签的!
举债收购上市公司致资金链断裂?
做贸易的罗静还是一名资本高手。2015年-2017年,她接连出手,先后在国内外控股三家上市公司。2015年,承兴集团收购持有新加坡健康品牌Nature’s Farm的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持股83.36%);2016年,承兴集团入主香港上市公司奕达国际(持股64.87%),并改名为承兴国际控股;2017年又入主博信股份。 据先机财经报道,收购奕达国际的价格是5.35亿港元,一开始罗静只支付了2000万港元的定金,剩余的钱来自中信建投证券贷款融资拨付,罗静与中信建投达成的融资协议总额为7亿港币。 令人惊叹的是,罗静收购上述三家上市公司,平均耗时都只有3个月,动作非常麻利。据一名见过罗静的匿名人士表示,罗静人不是特别张扬,做事比较爽快,她还自诩收购新加坡上市公司只花了3个月。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罗静出事很可能跟大局举债导致资金链断裂有关,尤其是,2017年7月,罗静控制的苏州晟隽(广东中诚实业全资子公司)以15亿元收购博信股份28.39%股权,而罗静的自有资金并没有这么多。罗静可能为了筹措资金做了一些假融资项目,而资方审查不严,导致如今难以收场。 而据报道,被抓前罗静找到诺亚CEO汪静波,希望能再发数十亿的产品,为供应链公司注入流动性,结果遭到汪静波的拒绝,后者随后报警。这一细节也可以佐证,罗静的资金链确实有巨大的缺口。对此,诺亚应当早已知情。 如果诺亚知晓并帮助罗静利用虚假项目融资,则涉嫌联合造假欺骗投资人,投资人有权起诉诺亚,退还本金和利息。 从目前情形看,诺亚咬定对罗静融资**丝毫不知情,以风控失误作为借口,还是难以令人信服的。即便最终能成功甩锅,对其品牌伤害也很大。哪个高净值客户敢把自己的资金交给这样一家涉嫌联合项目方造假的财富管理机构呢? 这样的先例不是没有过。新华财富曾联合河北卓达集团发行4.9亿私募产品,冒用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项目融资,实际投到了宁波的一处养老地产上,最终导致无法收回。2019年5月18日,卓达集团实际控制人杨卓舒、杨汗青,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向公安机关主动投案。媒体报道称,卓达集团通过信托和私募从民间融资高达70多亿。

本文地址http://www.peizizhongguo.com/news-585-1.html
复制 / 拷贝 / 转载,请保留本站文章出处,并标明本文内容来源于配资行业网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及相关行业网站,配资行业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配资行业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招商1 QQ : 1760082021
广告招商2 QQ : 1760082021

一周要闻

    广告招商3 QQ : 1760082021

    本月要闻